老挝在中越之间探戈

0
35

2016年9月7日,老挝舞蹈员在老挝永珍国家会议中心举行的东南亚国家联谊晚宴上表演。相片:法新社/ Sol Loeb

老挝经常被形容为易受邻近大国影响的小国,但老挝政府的应对技巧绝对比坊间所认知的高明得多。亚洲时报(ATimes.com)报导

长达414公里的泛亚铁路(昆明 – 万象铁路)工程已经展开,但中国有意在波罗芬高原发展主要经济区,覆盖南占巴塞省(Champasak province)在湄公河(湄公河)和越南中部高原的大部分地区,令越南抓狂。

威斯康辛大学教授贝尔德(Ian Baird)和国际亚洲研究所研究员丹尼尔(Danielle Tan)认为,老挝诱导中越对抗,可能是要把老挝的将来定位为更具独立性的国家。

这种说法的确有理据支持,例如造价54亿美元的泛亚铁路,若没得到老挝政府同意,从沙湾拿吉省(Savannakhet)到越南边境城市老堡(Lao Bao)的铁路也许没法开展。

贝尔德又指,老挝虽然欢迎中国的资金,但它更重视的是在法越战争(Indochina War)期间其与越南建立的关系,以及中国曾在1979至1985年间在该国挑起苗族部落(Hmong tribal)反政府叛乱的历史事实。

在2016年初的第十届老挝人民革命党代表大会上,72岁亲中国的副总理兼中央政治局委员凌绪光(Somsavat Lengsavad)已经下台。

中国的移民和资金现时主要集中在老挝南部琅南塔省(Luang Namtha)及乌多姆赛省(Oudomxay)等地,把以农业为主的边境地区转型为以市场为导向的农业经济。村庄磨丁(磨丁)是中国新建的铁路和长达990公里的高速公路起点,将把昆明与清迈至曼谷的公路连接。

老挝为中国企业和移民开路,加上南北经济走廊和边界路网的改善,令部份人质疑,该国是打算将北部主权交给中国。

越南其中一个投资里程碑是在2016年建成了长达190公里、价值2.4亿美元的跨境输电线路,把南部阿塔埔(Attapeu)附近的越老Xekaman 1水电站和越老Xekaman 3水电站与越南中部高原的波来古(波来古)连接起来。

有评论指,虽然东南亚在未来十年需花费约8万亿美元在基建上,但许多受援国政府由于低效率或贪腐,没法推出可交易发展计划。鉴于人力资源所限,以上情况可能会在老挝出现。

丹尼尔在2014年一篇研究报告中指,老挝领导人不必过份担心中国,反而应借助中国让老挝连接世界。

撰文:亚洲时报评论员John Mcbeth
原文:Laos dances to survive between China and Vietnam
更多:http://www.atimes.com/tag/atimeschinese/
相片:AFP/Saul Loeb

Source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